【阿多尼斯吉他】流浪诗人:阿多尼斯诗选

60
 

阿多尼斯诗选(2012-10-26 23:52:09)转载

流浪诗人:阿多尼斯诗选

2009世界诗坛坛之Adonis

黎巴嫩的凤凰

1980年,阿多尼斯因黎巴嫩国内战争逃亡出国。 这位对伊斯兰有着不同见解的人士不为他的同胞所容,被迫离开故土。

阿多尼斯常常语出惊人。他的名气主要在西方世界传播,没想到当他“卸下战袍”回到阔别十多年的祖国时,在贝鲁特受到热烈的欢迎。可当他一离开贝鲁特,就破口大骂这座城市和他祖国的落后,文明进程缓慢。结果又引起轩然大波,招致无数臭鸡蛋和烂西红柿。

在阿多尼斯的诗歌语境当中,他以奥德修斯(Odysseus)和西绪福斯(Sisyphus)自居,自称“风中之王”。阿多尼斯的朗诵非常精彩,气势骇人。批评家司德夫安·卫耐(Stefan Weidner)介绍阿多尼斯时就说:阿拉伯诗人和世界主义者(漂泊者),叙利亚的阿多尼斯——一个有创造力的诗人和卓越的朗读者。

这位悲壮的诗人,骨子里也掩饰不了流亡和反抗中内心的孤寂,内心像一面大海,豪情和失落,存在与死亡,在诗人内心的大海中不断碰撞。

阿拉伯的灵魂

阿多尼斯对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是有十分清晰的把握,他能将东方文明具体化来理解。阿拉伯文明是特定语言符号下的思维方式,而西方文明终归是属于西方的,二者始终无法融和一致。诗人的母语可以说是上天注定的,一如我们无法选择出生一样艰难。

相对于以色列诗人阿米亥,这位阿拉伯世界的诗人却更多地启用了西式神话中的典故。比如上文说到过的奥德修斯,西绪福斯。从根本上说,他走的不是现实主义这条道路。他更关注阿拉伯的灵魂世界,现代化进程。

一个神话级别的人物

关于“阿多尼斯”这个笔名也很有些意思,阿多尼斯本名叫阿里·阿哈迈德·萨义德(Ali Ahmad Said),但这个名字只限于他离开他的黎巴嫩之前那段时间。

之后,他改用了一个西式名字,即阿多尼斯,阿多尼斯这个名字本来是希腊神话和罗马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阿芙罗狄蒂所爱恋的美少年,是一个神话级别的人物。

换了这个名字之后,他的创作大大地丰收了,并以此闻名,归在这个名号下面的作品不计其数。

诗人最初使用“阿多尼斯”这个名字是在1961年他的诗集《米亥亚之歌,大马士革》中,出版于贝鲁特。在这部诗集中已经表现出了诗人过人的天赋,一方面是受传统诗歌的影响,写着爱情、死亡、安拉和自然这些主题,另一方面,已经具有将读者由不安引向宁静的本事,以及指向了阿拉伯世界的某些混乱之处。阿多尼斯从本质上说,是阿拉伯世界的异教徒和西方世界的陌生人。

2005年10月,素来以诙谐幽默著称的《纽约客》(The New Yorker)周刊登出叙利亚籍黎巴嫩诗人阿多尼斯(Adonis)的诗作,他曾是该年度获诺贝尔文学奖呼声最高的诗人。(文/娄冢)

阿多尼斯(Adonis)早期诗作十八首

韦白 译

在你我的目光之间

当我的目光溺毙在你的目光里,

我瞥见那最深的黎明

我看见那远古的时代;

我领悟了我没有领会的事物

并感到宇宙正在你的目光

和空无之间流动。

对话

你是谁?你选择谁,哦,米亥亚?

无论你去哪里,都有上帝和撒旦的深渊

一个深渊去了,一个深渊来了。

而世界就是选择。

我既不选择上帝也不选择撒旦。

每一个都是一堵墙。

每一个都让我闭起双眼。

为什么要让一堵墙代替另一堵墙呢,

何时我的困惑才是发光的

困惑,

才是全知全能的困惑呢?

祖国

向凋谢于忧郁的面具下的脸,

我鞠躬。

向我忘却了泪水的道路,

向死去的、绿如云朵

脸上高悬着一片帆的父亲,

我鞠躬

向为了祈祷并擦亮皮鞋

(在我的国家,我们全都祈祷

并擦亮皮鞋)而被卖掉的一个孩子,

向我将饥饿刻于其上的岩石

它们是滚动在我眼皮下的

闪电和雨,

向一座我在流浪中带走了泥土的房间,

我鞠躬。

所有这些是我的祖国

而不是大马士革*。

(*叙利亚的首都)

令人敬慕的岩石

漫游结束了,

道路

是一块令人敬慕的岩石。

我们在这里,

焚烧日子的尸骨,

它曾悬挂于悲惨的风中。

可明天我们将摇晃

棕榈之林的树干。

可明天我们

将用雷霆之血

洗涤纤弱的上帝之躯,

并在我们的眼帘与道路之间

织造纤细之绳。

洪水/2

去吧,鸽子,去吧。

我们不想要你回来。

他们把肉体交给了岩石,

而我——我在这里

缠绕于方舟之帆,

朝着那最深的极点滑去。

我们的洪水是一座

不会旋转的星球,

正被毁坏,而古代——

在里面,我们可以闻到

那被埋葬的世纪之神。

因此,去吧,鸽子,去吧。

我们不想要你回来。

两具尸体

我把一座尖塔埋葬在你屈从的内脏,

你的脑海,你的手,和

你的目光里;

我埋葬两具尸体,

大地和天空。

哦,部落,

哦,黄蜂之巢,

和风之零。

一位妇人的脸

我栖居在一位妇人的脸上

而她栖居在被潮汐

掷到岸边的

浪花里,海岸把它的码头

遗失于它的贝壳。

我生活在一位妇人的脸上

她谋杀了我,

她渴望成为

一座死的灯塔

在我的血液里航行

到疯狂的极端。

场景/1

戴上燃烧之林的面具,

哦,火与神秘的巴别塔。

我等待来临之神

被火焰遮住,

饰有那来自大海之肺的

从牡蛎中盗取的珍珠。

我等待着神感到困惑

狂怒、哭泣、鞠躬和发光。

哦,米亥亚,你的脸

预告着来临之神。

亚当

安静地窒息于

疼痛,

亚当对我耳语:

“我不是世界

之父。

我压根

没有见过天堂,带我

去见上帝吧。”

我对你说

我对你说:

我听见大海

向我朗诵它们的诗句

我听见铃声

沉睡在牡蛎壳中。

我对你说:

我在撒旦的婚礼

和神话的节日里

我唱我自己的歌。

我对你说:

我在历史之雨

和远方的闪烁之处,抓住了

一个精灵和一个居所。

因为我航行在我的目光里,

相关专题

阿多尼斯吉他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转载文章。文章及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361478.com/a/1374.html

在线测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