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界向国外电子期刊缴纳数十亿“论文版面费”?

 “开放存取(OA)模式下的‘论文版面费’是一笔赤裸裸的暴利,我实在想不出它需要什么成本。”福建师范大学数学与计算机学学院讲师林贤祖曾在《学术界每年向国外“进贡”数十亿论文版面费,惊心触目》文章中如此描述。该文将中国大批作者向国外电子期刊缴纳的“天价”版面费推向公众视野。

  学术期刊是承载学术的“舟楫”,学术论文发表情况作为考量科学技术的评价方式,在国内与评职称、申报经费等现实利益密切相关。科研人员在专业期刊杂志上发表论文是国际学术界的通行做法,大部分人员也认可论文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学术的真实水平;从管理者的角度看,论文数量也是相对简单易行的考核方式——所有这些因素,都使论文演变为科研考核的重要指标。

  但据林贤祖介绍,许多国外学术出版商瞄准了国内的巨大市场,发展开放存取(Open Access,OA)的模式,大肆征收版面费。

  据此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也浮出水面:由读者付费阅读转向作者付费刊发论文,是正常模式还是取巧捷径?征收论文版面费让学术期刊沦为敛财机器了吗?有别于传统付费订阅出版模式的“开放存取”促进了学术交流还是成为国外出版界的捞金工具?

  “开放存取”模式方兴未艾

  罔顾论文质量在中国大肆敛财?

  OA期刊英文全称是OpenAccess Journal,中文译为“开放存取期刊”,不同于《科学》等读者付费订阅的传统学术刊物,这是一种在互联网上在线出版的学术刊物,由论文作者付费,经审核后刊发,读者可免费获取。过去十多年,这种模式显现出较好的发展势头,规模持续扩大。

  据瑞典隆德大学的DOAJ(开放存取期刊目录)检索显示,目前全球122个国家总共拥有9917个开放存取期刊,而且该数据库对非英语国家OA期刊的统计还不完全。从1999年英国OA刊物BioMed Central作为先驱者开始,对于开放存取期刊的增长可以用“雨后春笋”来形容。

  以PLoS One为例,PLoS是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的简称,PLoS One是其旗下的开放性国际期刊之一。自 2006 年发展自今,PLoS One每年逾万篇的发表论文数量,成为科技杂志的航母。

  在许多专业领域学者看来,OA期刊的快速发展有其必然的内在逻辑。华盛顿大学科学家、美国药学类杂志审稿人周竹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说,现在越来越多的科研工作者会选择发表作品在OA期刊上。这是因为OA期刊免费阅读,大量的读者群会给科研工作者带来引用率提高的好处。引用率是国内评职称或者毕业生找高校工作的一个重要参考标准,包括在美国的博士生如果想申请“快速通道”(如杰出人才等)的绿卡,也是需要非常高的引用率。

  引用率主要是指科学论文对文献的引用次数,目前依然是国际上公认的最客观衡量论文影响力的指标。在当下中国,衡量学者个人成就和科研单位实力的最主要因素,就是在SCI(《科学引文索引》)收录的期刊上所发论文的多少。目前,已有1000多家OA期刊被SCI数据库收录检索。

  对作者而言,开放存取平台让学术成果得以即时在线发表,并迅速获得读者反馈;对读者来说,开放存取平台上的一切资料自由获取,不再有数据库商的付费墙……但是规模持续扩大的背景下,争论也持续升温,尤其是部分期刊以学术之名敛财引起关注。

  林贤祖在文中写道:“目前绝大部分开放存取出版商都采取作者付费(版面费)的模式,这恰恰迎合了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发表论文的巨大需求,从而产生一个巨大的利润(论文版面费)空间,几乎所有大型的开放存取出版商一开始就罔顾学术水准而追逐暴利!甚至连Nature出版集团、Science 集团、Elsevier集团等老牌学术出版商也加入这场捞金运动!”

点击进入下一页

PLOS出版集团旗下的各大收费期刊版面费用标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转载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361478.com/a/458.html